我想要最新“不明物体”以及“不明飞行物”的详细资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国史书中很早就记载有不明飞行物体或不明天象,夏朝时(前1914年)有“帝厪八年,十日并出”[1],《竹书纪年》亦载“八年,天有妖孽,十日并出”。商帝辛四十八年“二日并出

  《拾遗记卷二》:“成王即政三年(前1114年),有泥离之国来朝,其人称自发其国,长从云里而行,雷霆之声在下,或入潜穴,又闻波涛之声在上,视日月以知方国所向,计寒暑以之年月。”

  周武王灭亡商朝之前二年(前1110年),在黄河边,“有火自上覆于下,至于王屋,流为鸟,其色赤,其声魄。”(《史记·周本纪》)

  《资治通鉴卷十七》西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夏四月,有星如日,夜出。”;《古今图书集成庶征典卷十九》载:“四月戊申,有如日夜出。”

  西汉成帝建始元年(前32年):“九月戊子,有流星出文昌,色白,光烛地,长可四丈,大一围,动摇如龙蛇形,有顷,长可五六丈,大四围,所诎折委曲,贯紫宫西,在斗西北子亥间,后诎如环,北方不合,留一合所。”

  汉光武帝建武十年三月,“流星如月,从太微出,入北斗魁第六星,色白,旁有小星射者十余枚,灭则有声如雷,食顷止。”(《后汉书》)

  《古今图书集成·廿五卷·月异部》“东汉桓帝延熹八年(165年)正月辛巳,月蚀,非其月”

  《后汉书·五行志》“后汉灵帝建宁元年(168年),日数出东方,正赤如血无光,高二丈余,乃有景(影),且入西方,去地二丈亦如之”。

  《晋书·惠帝本纪》:“西晋惠帝永宁元年(301年),自正月至于是月,五星互经天,纵横无常”

  晋愍帝建兴二年(314年)正月辛未,“辰时,日陨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于西方而东行。(《晋书·愍帝纪》)

  《晋书·愍帝本纪》:“西晋愍帝建兴五年(317年)正月庚子,三日并照,虹蚬弥天,日有重晕,左右两珥。”《晋书·天文志》:“三四五六日俱出并争,天下兵作亦如其数。”《古今图书集成·卷二十一》也记有:“五年正月庚子,三日并出。”

  《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晋穆帝升平元年(357年)六月,秦地见三日并出”

  南朝宋文帝元嘉七年(430年)十二月,“有流星大如瓮,尾长二十余丈,大如数十斛船,赤色,有光照人面,从西行,经奎北大星南过,至东璧止。”(《宋书》)

  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年)九月乙亥,夜有日见东方,光烂如火。(《建康志》)

  《隋书·天文志》:“北周静帝大象元年(579年)五月癸丑,有流星一,大如鸡子,出氐中,西北流,有尾长一丈许,入月中,即灭。”

  《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月异部》:“隋文帝仁寿四年(604年)六月庚午,有星入于月中”

  《书·天文志》:“贞观初,突厥有三月并见。”《古今图书集成·卷二十五》:“唐太宗贞观初年,突厥有三月并见。”

  《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二日异部》“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闰叁月,日旁有物如日”。

  唐宪宗元和九年(814年)正月,“有大星如半席,自下而升,有光烛地,群小星随之。”《书·天文志》。

  长庆中(823年),八月十五夜,有人玩月,见林中光属天,如疋布,其人寻视之,见一金背虾蟆,疑是月中者,工部员外郎张周封尝说此事,忘人姓名。(《酉阳杂俎》卷一第三十八)

  《书·天文志廿二》“唐昭宣帝天佑二年(905年)叁月乙丑,夜中有大星出中天,如五斗器,流至西北,去地十馀丈而止, 上有星芒,炎如火,赤而黄,长五丈许而蛇行,小星皆动而东南,其陨如雨,少顷没,后有苍白气如竹丛,上冲天,色懵懵”

  《书·天文志》“唐宣帝天佑叁年(906年)十二月昏,东方有星如太白,自地徐上,行极缓,至中天,如上弦月,乃曲行,顷之分为二”

  《资治通鉴·卷二八八》记载:“后汉隐帝干佑二年(949年)夏四月壬午,态白昼见,民有仰视之者,为逻卒所执,史弘肇腰斩之。”

  《宋史·天文志》:“宋太祖开宝二年(969年)六月己卯,有星出河鼓,慢行,明烛地。”

  宋太宗端拱元年闰五月辛亥,“丑时,有星出奎,如半月,北行而没。”《宋史·天文十》。

  《续资治通鉴·卷二十七》:“宋线年)冬十月庚寅,司天言:五星顺形同色。……壬子,左右言:日重轮,五色云见”

  《梦溪笔谈》:“嘉佑中(1056年—1063年),扬州有一珠甚大,天晦多见。初出于天长县陂泽中后转入甓社湖中,又后乃在新开湖中,几十余年,居民行人常常见之。余友人书斋在湖上,一夜忽见其珠甚近,初微开其房间,光自吻中出,如横一金线。俄倾忽张壳,其大如半席,壳中白光如银,珠大如拳,灿然不可正视,十余里间林木皆有影,如初日所照,远处单见天赤如野火。悠然远去,其行如飞,浮于波中,杳杳如日。古有明月之珠,此珠不类月,荧荧有芒焰,殆类日光。崔伯易尝为‘明珠赋’。伯易,高邮人,盖常规见之。近岁不复出,不知所往。樊良镇正当往日来处,行人至此,往往循船数宵待观,名县亭以‘玩珠’”

  《新刊大宋宣和遗事》“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十一月,有星如月,徐徐南行,而落光照人物,与月无异”。次年“十二月甲寅朔,有星如月”(《续资治通鉴》)

  《金史·天文志》:“金太宗天会十一年(1133年)五月乙丑,月忽失行而南,顷之复故。”

  《夷坚志甲·卷十九》“宋孝宗干道二年(1166年),赵清宪赐笫在京师府司巷,以暑月不寐,启户纳凉,见月满中庭如昼,方叹曰:“大好月色。”俄廷下渐暗,月痕稍稍缩小,斯须光灭,仰视星斗粲然,而是夕乃晦日,竟不晓为何物光也”。

  宋理宗绍定四年(1231年),金哀宗正大八年,三月,日失色,有气如日,相凌。(《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三》)

  《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十六年(1356年)三月,有两日相荡”;《乐郊私语》亦载:“元顺帝至正十六年三月,日晡时,天忽昏黄,若有霾雾,市中喧言:天有二日。果见两日交而复开,开而后合”。

  《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廿四年(1364年)六月甲辰,河南府有大星夜见南方,光如昼”

  《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廿四年(1364年)六月癸卯,叁星昼见,白气横突其中”

  《明太祖实录》:“明太祖洪武三年(1370年)七月己亥,夜五鼓,有星大如盂,青白色。起自东北云中,徐徐东北行,光明照地,约长四丈余,散作碎星,没于云中。”

  《明通鉴》“明太祖洪武十八年(1385年)九月戊寅,太白经天,与荧惑同度,又有客星见太微垣。乙酉,太白复昼见,丁亥又见,犯荧惑”

  《明通鉴》“明太祖洪武廿年(1387年)二月壬午朔,五星俱见,七月壬寅,太白及叁星俱昼见”

  《明史·卷廿七》“明成祖永乐二年(1404年)十月庚辰十四日,有星如盏,色黄”

  《明通鉴》:“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辛未日,月昼见,与日并明”

  《明武宗实录》:“明武宗正德十四年(1519年)四月丙戌,昏刻,南方流星如盏,青白色,尾迹有光,起自东南,徐徐行至西北而止,后有三小星随之。”

  嘉靖四十年(1561年)六月二十四日暮,天西北陨物如升子,上锐下大,其色黄白,下有紫赤色挟持之。瞬息大如斗,精光四射。将至地,光影起伏者再。......坠地不闻有声。(《镇海县志·祥异志》)

  《湖广通志》载:“明世宗嘉靖四五年(1566年)八月,华容县西,忽天开日斗”

  隆庆六年(1572年)夏夜,有火大如轮,自西南坠王鉴村杨乡官家,家竟无恙。(《椅氏县志·杂志》)

  《四川通志》记有:“万历廿二年(1594年)春正月,綦江见日下复有一日,相荡数日乃止”。

  万历三十年(1602年)秋,“夜有星如卵,光散照地,后随小星二,复有大小二星飞行梭织。”(《清乾隆·安徽铜陵县志》)

  《明通鉴》:“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年)二月廿二日,辽阳有数日并出,又日交晕,左右有珥,白虹弥天。”

  《海盐县志》记:“清顺治十年(1651年)闰六月廿四日,夜三更,红日出东北方,大如斛。夜半月始升,灭不见”。

  顺治九年(1652年)正月上一一更,西南有赤光,大如碾盘,声如水鸭飞状,往东北而去。(《恩县志·杂记志》)

  顺治十一年(1654年)二月初三日夜半,有火光斗大,徐行空中,自北而南,落本城南大街西观音堂前旗杆项上,略止,旋徐向西北去。(《束鹿县志·灾祥志》)

  《湖南永明县志》:“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己未,八月十七日昏时,有大星如斗,从西北经天汉,飞过东南,有声,白光竟天。”

  康熙十八年冬十一月十四日戌时,天方阴晦,忽云际有光,如火而白,大如席,照地纤毫皆见。中有声似雷非雷,殷殷不绝。稍顷作霹雳声,其光散为大炬,随声向东北而止。(《巴东县志·事变志》)

  乾隆四十五年十月中,“二更,见天南方有物大如牛,渐如山,色红烛地若昼,逾时灭。”《清朝·贵州遵义府志》。

  《上海松江府续志》:“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七月二十三日,黑光自东南志西北,有声如雷。大风雨,飞瓦石,拔树木,郡西南城角坏,居民数十家有见之者,其形如车轮然,盘转空际,鳞甲首尾无可辨”

  咸丰十一年(1861年)辛酉七月夜,十九都一带有物色纯赤,大数十丈,自南而北,尾拖光焰,遍地如赤霞,见者莫不骇异。(《续修慈利县志.祥异志》)

  清光绪六年(1880年)五月八日,湖北省“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扑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昧,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者咋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地,去尔处千馀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哉”(《松滋县志》)

  1892年9月28日,吴有如《赤焰腾空》记“九月二十八日,晚间八点钟时,金陵(今南京市)城南,偶忽见火毯(即球)一团,自西向东,形如巨卵,色红而无光,飘荡半空,其行甚缓。维时浮云蔽空,天色昏暗。举头仰视,甚觉分明,立朱雀桥上,翘首踮足者不下数百人。约一炊许渐远渐减。有谓流星过境者,然星之驰也,瞬息即杳。此球自近而远,自有而无,甚属濡滞,则非星驰可知。有谓儿童放天灯者,是夜风暴向北吹,此球转向东去,则非天登又可知。众口纷纷,穷于推测。有一叟云,是物初起时微觉有声,非静听不觉也,系由南门外腾越而来者。嘻,异矣”

  《西神遗事》张瑞初记:“是夜,星光满天,却无月色。各人正在险滩,瞥见空中忽起一道圆光,大可亩许。圆光中有一紫一白两种色,此前彼退,此缩彼涨,各人看得眼花。足有五分钟,白光便不见,仅有紫光,在一圆光内渐缩渐小,初如笆,继如斗,如碗,如拳,如指,忽尽灭。众人静坐呆看,其他游客见者,无不惊异万分,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岁秋八月中秋夜,空中巨响,有大火球如车轮,火光照原野,陨于西方。南一里永平团林村、那蒙田、羊腿诸村民见之尤悉,皆惊愕,村犬皆狂吠。(《来宾县志·物异志》)

  光绪二十六年十月初昏,东南有光如炬,大如轮,坠地。(《淮阳县·志杂志》)

  光绪三十一年(1906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酉刻,东南方有光上冲云霄,下如车轮,闪闪射目,四周村庄映照可辨。逾久,上射之光渐敛,遂没。(《文安县志·志余》)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七月,“夜,有火星飞行半空,来自北而南,其形如盘,光如电灯,一时光敛而没。”《民国·河北枣强县志》。

  宣统元年(1909年)秋八月某日,天朗气清,忽天空现出五大圈。西南两圈略大,其色赤红,相并如姊妹然。东北三圈略小,其色白,相连如贯珠,然不知主何吉凶。(《八寨县志稿·变异志》)

  一个历法中必须至少要有某一个日期能够准确对映于另一历法中相对的同一天,才能在两个不同的历法之间做日期的换算。一般公认的公历或儒略历与玛雅历之间换算的表达方式,是从儒略周期(Julian Period)的开始算起至玛雅的创世日期13.0.0.0.0 4 Ajaw 8 Kumku之所经天数。

  最广为接受的换算是“Goodman, Martinez-Hernandez, Thompson”换算(俗称为“GMT”),另有一种所谓的“原版GMT换算”事实上与一个称为Lounsbury换算是同一种换算方式,会引起多数人的混淆。GMT换算是将玛雅的创世日期13.0.0.0.0定于儒略历的西元前3114年9月6日或公历的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或者是584283儒略日(Julian day number,简写为JDN,由儒略周期的起点开始计算之所经过的天数),这个转换方式符合了天文学、民族志学、碳定年、以及历史的证据。然而在不同的时期还有许多其他换算方式被提出,下列的换算方式几乎纯粹是基于历史考量,除了Floyd Lounsbury所提出的换算方式之外,其只比GMT换算多了两天,现仍为少数的玛雅学家所使用。

  今天,西元2008年10月23日星期四,在长计历中的表示法为:12.19.15.14.0。

  许多关于玛雅的书以及大多数能做玛雅历互换的软件皆使用前公历(proleptic Gregorian)。在此系统中,儒略历日期被校正为公历日期,而不使用在公历出现之前所使用的儒略历。此为长计历0.0.0.0.0被转换为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的原因。

  1. 历史研究:举例来说,G.M.T.换算是以犹加敦的迪亚哥·德·兰达(Diego de Landa)主教以及墨西哥的伯纳狄诺·迪萨哈冈(Bernardino de Sahagun)主教之活动日期为依据,如果有人试着使用以前公历为基础的程式来取得正确的换算,此将不可行,因为德·兰达与迪萨哈冈所使用的是儒略历。

  2. 天文研究:举例来说,在研究古代石碑或刻本上的资料时,有人会将长计历转换成年、月、日。接着将这些日期输入天文学程式中,但程式所使用的是标准的儒略历/公历,如此会造成重大的错误。

  既然大多数研究人员会购买电脑软件来做玛雅历的换算,显然这并非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解自己使用的程式为哪一套系统是必需的。

  图中详示西元2世纪La Mojarra石碑1中的三列字符。其中最左边的一列表示了长计历日期中的8.5.16.9.9,或者是西元156年。而右边两列的字符是后奥尔梅克文字(Epi-Olmec script)

  长期积日制历法的日期数列是以最高的时间单位(伯克盾)开始表示起,接着才列出较小的时间单位,一直到日数(金),然后才是历法循环的日期。